小兵期货配资网 > 期货新闻 > 能源化工 >

甲醇供需紧平衡 后期仍有冲高潜力

作者:王广前 来源:期货日报 发布日期:2017-02-23 10:17

  成本端支撑乏力

  我国甲醇生产的主要原料为煤炭、天然气和焦炉气。虽然天然气和焦炉气的原料成本差异较大,但作为我国甲醇生产的主要原料,相关甲醇生产企业对原料的价格敏感性不强,多依靠原料资源方的供应量大小来调节生产节奏。从当前时点来看,随着甲醇价格创出近三年高点以及油价和气价的下跌,传统上毫无成本竞争力的天然气制甲醇生产企业的利润在逐步走高,目前西南天然气制甲醇生产企业的利润在500元/吨以上,近期外盘天然气价格更是连续创出调整新低,对应外盘天然气制甲醇的生产利润水平也在大幅提升。国内焦炉气制甲醇的生产成本更低,对应的生产利润也更高。煤炭作为我国甲醇的主要生产原材料,其价格波动对整体货源的成本重心有较大影响。目前秦皇岛山西产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在590元/吨附近,内蒙古鄂尔多斯动力煤5300大卡车板价在500元/吨,对应华北煤制甲醇生产利润在700元/吨以上,生产利润率在30%以上。

  总体来看,目前甲醇各种生产工艺对应的生产利润均处在相对高位,成本端对甲醇的支撑相对乏力。不过近期中煤协召集神华、中煤等大型煤企开会商讨再次限产的事宜,煤炭生产将由330个工作日重新恢复至276个工作日,这将制约年内煤炭价格的下跌空间,因此后期成本端对甲醇价格的向下拖累空间也有限。

  新增产能极其有限

  为了应对甲醇行业的产能过剩状况,国家在2011年开始就限制天然气制甲醇以及100万吨/年以下煤制甲醇生产装置(综合利用除外)的建设。且伴随着近些年煤经甲醇制烯烃等新兴下游市场的发展壮大,这些一体化装置除了正常的停车检修外,常年开工率维持在相对高位,这间接拉高了甲醇行业的整体开工率水平。近些年我国甲醇产能利用率逐步提升,供需格局逐步好转。

  展望2017年,我国甲醇装置计划投产产能在420万吨,产能增长率为5.66%,为近十年产能增速的次低点,且未配套下游的单套甲醇装置产能仅180万吨左右,相比较去年底7000多万吨的产能基数,今年甲醇新增产能极其有限,终端需求的增量只有靠存量装置的开工负荷提升及进口量增加来满足。

  从存量产能来看,由于近两年国家对环保监管的严查,国内众多污染型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了极大影响,而甲醇生产企业特别是焦炉气制甲醇生产企业,因受到煤炭供给侧改革以及焦化厂环保严查影响,整体开工率受到限制,煤制甲醇生产企业也在不同阶段受到环保严查影响。考虑到冬季雾霾最为严重,春季雾霾天气会有所缓解,因此今年3—5月,我国甲醇生产企业受环保严查影响导致开工率下滑的可能性不大。同时3—5月是我国甲醇企业的传统检修季节,但因目前甲醇生产企业利润丰厚,今年春季出台检修计划的企业明显少于往年,预计国内甲醇月度供应量将保持在390万吨左右的相对高位,环比去年四季度增加20万吨/月。

  从进口市场来看,整个2016年,我国甲醇进口量为880万吨,同比增加59%。进口增量主要来自美洲以及部分海湾国家。从2017年来看,国外仅有伊朗两套新建的300万吨甲醇产能计划下半年投产,但近期消息显示,伊朗新建装置或推迟至年底或2018年投产,美国得克萨斯州的Natgasoline175万吨装置计划于2017年四季度投产,其余市场均没有新增产能计划。而近期随着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回暖,中国以外市场对甲醇的消耗量将刚性增加。此外,伊朗核制裁解除后,货源流入欧洲市场的比重逐步增加,这使得外围甲醇货源供应呈现偏紧格局。目前甲醇CFR中国价格在372美元/吨,CFR东南亚价格在390美元/吨,FOB美国海湾价格在394.5美元/吨,FOB鹿特丹价格在385.5欧元/吨,这意味着进口货源在价格上已经没有竞争力,在中国市场重获出口估值优势之前,我国甲醇市场的进口量难以大幅增加。

  2016年,江浙沪地区的产量为165万吨,进口量在710万吨,若以当年表观消费量1200万吨计算,则内陆甲醇流入量为325万吨,也就是说,江浙沪地区的甲醇进口依存度已接近60%,甲醇期货的华东基准地定价基准将更多地参考外盘进口市场的价格。

  新兴MTO需求增量明显

  近几年甲醇传统下游甲醛、二甲醚、醋酸等领域需求整体低迷,而新兴的MTO等市场需求则呈现爆发式增长。如2012年,我国甲醇制烯烃市场体量在200万吨左右,而截至2016年年底,已超过1100万吨。展望2017年,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将逐步稳中向好,中国经济在基建投资加码以及内外需双支撑的助力下也有望逐步走稳,预计我国传统下游需求将保持稳定。

  新兴燃料和MTO领域的增长和油价走势密切相关。在OPEC达成冻产协议以及减产措施逐步落实的情况下,原油市场供大于求的格局将逐步扭转,且全球经济增长加速将促使各大投行上调原油消费增长潜力,这将进一步推动原油市场的供需再平衡步伐。预计后期国际油价重心将波动向上,对应甲醇燃料和MTO等新兴下游领域的需求也将稳步增加。

  另外,2017年年初,江苏斯尔邦石化以及常州富德累计110万吨MTO装置已经如期试运行,短期两套装置均处于停产检修阶段,一旦3-4月份两套装置正常运行,华东港口市场的消费量将急剧增加300万吨/年,表观消费量增长近25%,叠加华东港口地区较高的对外依存度以及外盘货源相对紧张的现实情况,预计华东港口地区的甲醇供应紧张局面将有所加剧。

  此外,2016年下半年之前,甲醇期货与内陆市场价差逐步收窄,华东与内地市场一度平价,这使得内陆流往华东地区的物流割裂,叠加港口MTO需求释放引发的供应紧张预期,甲醇期货价格逐步走高,与内陆地区现货间的价差也再度扩大。目前甲醇期货与江苏主港地区的价差处在负值区间,而与山东、河北、内蒙古等地的价差处在历史高位,这意味着港口地区价格相对内陆市场有所高估。叠加甲醇生产利润丰厚,不论是传统下游二甲醚、醋酸还是新兴MTO等下游领域均处于生产亏损局面,因此甲醇期货价格相对偏高。

  总体来看,我们认为随着甲醇供应端的恢复以及港口MTO尚未实质性重启运行,甲醇短周期供需格局将逐渐宽松,同时甲醇生产利润丰厚,而下游均处于全行业亏损境地,华东甲醇价格相对内地和下游市场估值偏高,甲醇期货有调整压力,但因中期供需紧平衡格局未变,后期甲醇仍有走高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