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期货配资网 > 期货评论 > 焦点观察 >

国内甲醇产业需积极应对市场风险

作者:韩乐 来源:期货日报 发布日期:2017-03-14 09:52

  天然气装置陆续重启

  去年10月,在外围资金驱动、大宗商品市场看涨氛围浓厚以及成本端能源价格上涨等多重利好因素刺激下,国内甲醇现货价格逐日攀升,这成为甲醇市场开工调整的催化剂。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去年10月中旬以来,内地甲醇价格重心相继向上突破2000元/吨关口,11—12月行情连续走高,且多地价格不断刷新当年新高。受此影响,国内甲醇生产企业整体盈利明显好转,甲醇生产负荷稳步回升。

  数据显示,2014—2015年,国内以煤制为主的甲醇装置平均开工负荷为58.68%,而去年的平均开工负荷上升至59.57%。特别是去年国庆之后,国内甲醇装置开工迎来了加速上升期,四季度平均负荷提升至62.09%。今年春节之后,开工负荷进一步提升至63.03%附近。

  相较于煤制甲醇装置,一直处于停歇状态的部分天然气制甲醇装置也陆续出台重启计划,且装置多在去年12月底至今年春节期间恢复。

  采访中,记者得知,此次天然气装置重启多集中在川渝、青海两地,涉及企业有四川江油万利、四川达钢、青海中浩及青海桂鲁,涉及总产能为170多万吨。据金联创统计,目前西南地区气制甲醇整体开工较好,开工水平达52.3%,如四川川维、重庆卡贝乐及四川玖源负荷均尚可;西北气头开工略低,为24%,开工项目多集中在青海。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上述情形是很正常的经济行为,在市场预期之中。“经历了前几年的阴跌,甲醇企业经营状况普遍不好,这其中又以不具规模效应的小厂为甚。再加上原油价格下降,进口甲醇成本重心下移,对于国内货源的冲击不断加大。”金联创甲醇分析师张晓燕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主要依靠降低负荷来缓解供应压力。但是,去年甲醇价格上涨,企业经营状况得到改善,加之进口货源价格上升,前期由于亏损而停产的装置,开始陆续恢复生产。

  记者了解到,去年年初,国内甲醇价格刚刚从历史性低位反弹,国内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多数亏损严重,仅余海南中海石油和重庆中石化川维两套装置亏损运营。

  “今年春节前后,国内甲醇价格处于近3年来的最高位。”中宇资讯分析师于芃森告诉记者,以西南地区为例,天然气价格在1.72元/立方米,而甲醇价格长期维持在2650—2900元/吨,部分天然气制甲醇企业利润甚至超过了煤制甲醇。在如此大的利润推动之下,有条件的企业加足马力生产,一方面改善了企业常年亏损、财务状况欠佳的窘境,另一方面缓解了甲醇区域性短缺的现状。

  企业的喜与悲

  我国的天然气制甲醇装置主要集中在西北的新疆、青海、陕西和西南的四川地区。一直都有着“羊煤吐气”美称的西部地区,有着得天独厚的能源优势,但这并不代表该地区的甲醇生产企业可享受“高枕无忧”的日子。

  由于我国天然气不能自给,国家明文规定,不再批复天然气制甲醇装置的投建,因此这个市场处于萎缩局面。此外,国内天然气价格较高,天然气制甲醇不具备价格优势,盈利情况相较煤制和焦炉气制甲醇相差许多,也没有竞争优势。在此情况下,天然气制甲醇一直呈现亏损局面,装置大面积停产。即便去年至今,甲醇价格上涨了一倍,新疆地区和青海地区的部分天然气制甲醇装置仍然处于停产状态。

  对此,西部地区的甲醇生产企业深有体会。“近两年,上游原料成本高位、甲醇产品价格低位这种‘上压下挤’的生存环境持续制约着不少天然气制甲醇企业。”西南地区某甲醇生产企业的相关人员坦言,2014年9月1日非居民用存量天然气门站价格每立方米提高0.4元,即天然气制甲醇企业生产一吨甲醇面临成本上涨400元的窘况,受此影响,当年下半年国内气头企业出现大面积停工现象,开工水平瞬间骤降。在长期的停工、亏损局面下,部分企业被迫退出甲醇行业,或展开煤气化技改。

  “近年来,由于油价下滑,而天然气价格调整不及时,国内天然气制甲醇企业一度陷入巨亏。在2015年,川渝地区天然气门站价格为2.36元/立方米,这意味着在甲醇价格低于2500元/吨时,天然气制甲醇企业会陷入亏损,而该地区甲醇价格一度跌至1700元/吨。国内其他地区的天然气制甲醇企业也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于芃森介绍,当时国内甚至淘汰了新疆吐哈油田、新疆库车新成的两套20万吨/年的天然气制甲醇装置,重庆建滔45万吨/年装置也长期关停,人员被迫分流,装置长期闲置。

  就金联创整理的天然气制甲醇企业的盈利情况来看,2014年上半年之前整体表现相对良好,部分时段理论盈利在500元/吨附近。但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年底,受国际油价大幅下滑、工业气价格大幅上调等因素压制,国内气头企业多陷入亏损境地,且部分时间点企业亏损幅度超过600元/吨,导致国内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大面积停工。步入2016年,天然气制甲醇企业整体盈利情况有所好转,上半年亏损幅度逐步缩小至300元/吨以内,下半年整体扭亏为盈,盈利在150—600元/吨。

  “在行业发展过程中,配合国家能源改革、政策面因素影响,企业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是并存的,这是每个产业所必须经历的‘磨炼’。”张晓燕认为,中国天然气制甲醇企业生存过程亦是如此,随着煤制烯烃产业稳健发展,甲醇行业产能相对过剩的局面正在逐步改善,行业“紧平衡”态势逐步显现。

  当前,国内天然气制甲醇扛过了长期亏损的最艰难时刻,也迎来了颇为喜人的阶段。伴随着国家能源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供给侧改革、环保监管等政策面影响,天然气作为“十三五”期间最受关注的清洁能源,在未来的能源市场仍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未来气制甲醇生存空间恐存在一定机遇。

  甲醇市场供给端变数大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2017年上半年,在国内外甲醇“供需错配”的大环境下,加之甲醇生产企业整体利润尚可,目前国内部分停车的天然气制甲醇装置仍有开车的可能。据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内蒙古远兴能源企业现阶段仍在商谈气价问题;新疆巴州东辰年产18万吨气头装置近期亦有计划重启;四川泸天化后期亦有计划重启气制装置等。

  天然气制甲醇装置重启的持续性势必对甲醇行业整体供应面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力,区域性的供过于求局面凸显的同时,市场所带来的价格之争亦逐步增强。

  记者了解到,天然气制甲醇装置的重启将直接促使区域性供应大增,而在市场联动下,气头甲醇企业的放量又将进一步加剧局部市场的供需矛盾。如:四川成都一带,在区内供应增量与青海低价冲击的双重因素压制下,企业、商家及下游间的博弈更为明显;部分青海气醇也会冲击到山东、华东等地。“甲醇价格大幅上升,企业经营状况改善,甲醇的供应必然会上升。而随着甲醇供应增加,港口和内地甲醇的套利窗口势必会缩窄,直至关闭。因此,在市场达到新的平衡之前,甲醇的开工负荷仍然有望维持。”金石期货分析师黄李强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甲醇企业复产、开工负荷的提升是建立在甲醇企业有利可图的前提下,近期甲醇价格大幅回落,甲醇企业的利润将被侵蚀,一定程度会抑制甲醇装置的重启。此外,国内甲醇供应短缺也是一个短期行为,随着供应恢复,国外甲醇将会重新冲击国内市场。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甲醇消费国,但是,由于国内产能过剩,需求端不可能消化过多的甲醇,国外更没有这个能力。由于甲醇不便存储,因此甲醇的开工负荷上升本身有极限。”在黄李强看来,甲醇装置重启是一个短期行为,随着利多因素衰竭,甲醇的开工将会重新回归到正常水平。而考虑到今年有460万吨的产能计划投产,开工负荷降低基本上属于必然。”

  就目前的甲醇市场而言,开工负荷的调节使得供给端的变数增多。首先,国际甲醇装置的检修进度对于国内甲醇开工的影响较大,一旦其恢复供应,国内甲醇将会受到冲击,开工负荷势必下降。其次,原油价格何去何从对于甲醇的供应也将产生深远影响。上周,原油期货破位,在加息和美国供应上升的影响下,油价可能会继续下行。这将改变国际天然气和国内煤制甲醇的成本关系,加剧进口货源对于国内货源的冲击。

  在此背景下,黄李强认为港口和内地甲醇套利窗口将会关闭。受此影响,西北地区货源需求下降,供应势必也会随之下降。这将降低国内甲醇整体的开工负荷,届时,甲醇行业将重新回到淘汰产能的进程中来。

您也许感兴趣的

更多>>

配资案例

  •  2014年3月3日-7日小兵期货配资网
  • 2014年2月小兵期货配资网客户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