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期货配资网 > 期货评论 > 焦点观察 >

果园恋上“期货” 衍生品破解价格怪圈

作者:张利静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发布日期:2017-05-02 08:43

  春去夏来,一天热似一天的温度渐渐吊起人们对解渴镇暑之果品的热切需求。王女士就提前在网上为家人预定了十来斤桃子,方便、便宜、质量放心,王女士如此评价这一交易,“我可以在手机上即时看到果园的图片和视频,了解桃子的长势。而且现在的物流也很快,保鲜技术有进步,不太担心水果的运输问题。”

  但作为一种新兴的、未标准化的、缺乏风险担保机制的交易模式,上述水果“远期交易”在解决农民烦恼的同时并非毫无诟病之处。业内人士指出,农产品期货推出的必要性逐渐提高,条件也逐渐成熟。

  夏季来临 催火水果“远期交易”

  网络、物流的便利,对食品安全的更高追求,正悄悄催热生鲜果品“远期交易”。消费者提前数天甚至一个月在网上下单,预定苹果、橙子、哈密瓜等水果,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消费方式。对果农来说,多种水果收获前后价格暴涨暴跌问题突出,提前售卖能够对利润进行预期,减少价格波动。

  一畦出得整整齐齐的水果玉米秧苗,提前数月就肩负了远方客人的期待。几个月前,李豫隆通过小视频直播了他亲手育秧移栽的水果玉米涨势,并通过网络售卖的方式提前售卖还未收获的水果玉米。出乎他意料的是,订单情况还不错。

  “我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新的销售模式,没想到从开始直播到现在水果玉米即将收获,已经完成了两成的销售。”李豫隆说。

  无独有偶,四川的橙子、山东的苹果、新疆的哈密瓜……一些果农开始跳出传统贸易模式,用互联网探索卖水果的“新天地”,也孕育了一批水果电商。

  “我们不生产水果,我们只是新疆水果的搬运工。”某水果电商广告背后,水果的网络销售和预售已经成为其生存盈利之本。

  这种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新鲜,属于水果“远期交易”的一种。例如,一家电商近期在其朋友圈广告中说,“新疆吐鲁番哈密瓜西州蜜25号就可以采摘了,想吃的请各位尽快预定,5月3日就开始发货了。提前预订,提前发货。”

  远期交易,顾名思义,是指买卖双方签订远期合同,规定在未来某一时期进行交易的一种交易方式。在此前通常应用于外汇市场,远期外汇交易又称期汇交易,是预约购买与预约出卖的外汇业务,亦即买卖双方先行签订合同,规定买卖外汇的币种、金额、汇率和将来交割的时间,到规定的交割日期,再按照合同规定,卖方交汇、买方付款的外汇业务。

  据分析,与之类似的是,消费者在下单之前已经确定所购买水果的产地、品种、价格以及数量,以及交割日期等,属于一种不规范的合同行为。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解释说,农业是唯一一个没有完全电商化的行业。如今兴起的电商生鲜预定作为一种新事物,其交易性质属于定制化的服务。生鲜供应商和电商具有远期交易的一些特点。例如,对于供应商(种植户)而言,相当于将未来收获的产品提前卖出;对于电商而言,相当于提前买入未来某一时期的产品。

  这种模式相对于传统的产销模式而言具有积极的一面,可谓是现代商贸的一大进步,不过也存在很多缺陷。积极的一面在于:一是种植户不用担心产品销售不出去;二是有利于减少传统产销模式中的时间损耗和物流损耗,通过电网将生鲜和消费者实现最有效率的匹配;三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生鲜集中上市期间价格过度波动。

  水果价格怪圈能否终结

  不少农民反映,促使他们关注这一新销售方式的,正是近年来水果价格的“过山车”走势,暴涨暴跌的价格让果农不安。

  除了家喻户晓的“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向前葱”,在近年来农产品价格“过山车”过程中,价格涨幅过大常常引起消费者抱怨,而价格下跌过多则愁坏农民。2011年是农产品“小年”,多地农民在农产品“价格下跌、销售滞缓”的困境中度过:马铃薯产区大面积亏损,海南省香蕉滞销,广西香蕉、红提、葡萄、荔枝等售卖困难,折价严重。

  在苹果市场上,苹果价格的涨跌幅度过大也一度令市场感叹“苹什么”。个别品种最贵时候身价在每斤10元,而“贱卖”的时候则每斤售价不足2元。香蕉价格的“过山车”走势不逊于苹果,活活“蕉人愁”。在个别蔬菜市场,游资是价格波动的主要推动力之一。在水果市场,这一因素同样不可忽视,烟台市苹果协会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每当苹果价格达到历史高位的时候,一些原来养猪的、收大蒜的,都跑来收购苹果了。当价格下跌的时候,则无人问津。”

  有分析人士评价说,中国的农产品价格变动十分剧烈,后果是农民一旦判断错误,就将血本无归。

  那么,诸如水果电商、远期交易等模式能否令水果价格走出暴涨暴跌的怪圈呢?或许并非如此。其中,信用问题是关键。在去年,一家做此类远期贸易的水果电商就吃了大亏。

  据了解,“有人将不合格的水果送过去,顾客收到的货是坏的,最后电商公司大赔了一笔。”

  不仅是国内,国外市场也走了不少弯路。“日本、韩国、美国的农业生产基本都是这个模式。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农民不用担心市场价格风险,专心于种植就行了。但其间很多公司却因此破产了,因为和他们签署合同的农民,在价格低的时候从别的地方收购蔬菜送到公司,市场价格高的时候,自己私自出售,不给公司。几年下来,这些(电商)公司就死了。”业内人士说。

  新纪元期货农产品分析师王成强表示,电商生鲜预定,这种“交易承诺在先、履约行为在后”的买卖,具有远期交易的特性,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是能够互利互惠的商业模式。但是,这一模式有局限性,存在履约信用风险等。农业经济风险管理模式多种多样,当前金融市场服务“三农”的“保险+期货”模式备受青睐,值得远期交易主体借鉴思考。

  “市场经济当中,农产品价格的暴涨和暴跌,有其复杂多样的成因,基本的供求关系、宏观经济周期因素、资金情绪等共同决定了价格的涨跌和幅度,远期模式不会改变价格波动的周期。”王成强说。

  程小勇解释说,对于种植户和电商而言,预定模式的数量可以确定,但是价格并不在约定中固定,这要根据生鲜的产出规模和市场行情而定,因此如果生鲜在某一年份出现大规模增产或者减产,价格还是会出现较大波动。

  王成强建议,应当理性看待农产品价格波动的怪圈,市场主体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可以相机抉择积极主动管理价格波动风险,有关部门或行业组织,则可发挥其自身优势做好引导和监督。

  水果期货不可或缺

  在农产品远期交易逐渐火热的同时,水果期货也引起了广泛关注。

  卓创资讯农产品分析师贺坦指出,农产品价格长期以来波动剧烈,但近年随着种植规模化程度逐渐提高,从业者的金融意识不断提高,同时仓储业能力和技术也达到较高水平,农产品期货推出的条件逐渐成熟,必要性也逐渐提高,特别是在蔬菜及水果等品种方面。“诸如苹果、马铃薯、洋葱等产品都可尝试推出期货。”

  在我国,由于存储、物流技术等因素限制,水果生鲜类期货长期空白。鸡蛋期货2013年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后运行平稳,为生鲜类期货开了先河。据透露,水果期货也已经提上郑州商品交易所的研推日程。

  金石期货分析师黄李强表示,除了苹果期货有望推出以外,业内人士还对新疆特色品种进行上市的可行性调研,涉及的品种包括红枣、香梨、番茄、葡萄干。“但是这些品种能否上市,什么时候上市,尚不能确定。”

  商品远期交易与期货交易有何异同?

  期货交易是在中远期现货交易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商品期货交易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于商品实物的交割,而是转移价格风险或赚取风险利润的一种交易形式。

  王成强认为,远期交易的买卖双方协商达成的非标准化的合约,以商品交收为目的,但有很高的信用风险。期货交易不是以商品交收为目的,有交易所制定的标准化合约,有履约保证,以管理和规避商品价格波动为主要目的。

  程小勇认为,远期交易与期货交易存在很大的差别,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电商生鲜预定面临着商品标准不统一的问题。对于综合电商平台来说,主要做的都是平台,大部分生鲜电商是通过平台上的商家来销售。可是不同的商家销售的生鲜产品在质量、价格等方面都没有统一的标准。二是商家销售的生鲜产品质量无法把控,因此无法像期货市场交割那样保障交割品的品级和质量,往往会产生纠纷。三是商品损耗是一个非常普遍且严重的问题,但无法实施类似期货交割品升贴水的机制。四是信用问题,由于很多商家选择的送货物流在送货时间上没有保证,且产品质量不一,因此从履约角度来看,无法像期货市场一样有效率。五是电商生鲜预定很难实施类似期货保证金的制度。

  就水果“远期交易”发展来看,程小勇建议,目前大多数水果品种都可以推广电商预定模式,但一些标准化程度较高、商品损耗较少、产出稳定的生鲜在推广方面更加成功。建议将生鲜水果的预定更加精细化,即分门别类,建立类似场外期权等个性化产品模式,根据客户的需求建立高中低档的预定模式,根据配送时间和商品损耗设定商品交易价格挂钩模式和升贴水模式。